返回

长歌行同人SM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长歌行同人SM版(04-2)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2022年9月20日第二章·身份暴露原来是那名在茶肆外等候乐嫣的侍女等了许久不见她出来,忍不住走上二楼去寻找乐嫣她们,发现她们不见踪迹,急切之下,侍女脱口喊道:「公主!公主!」之后也发觉不妥,赶紧下楼上马车赶回行宫报信去了。01bz.cc

    可是她呼叫公主被茶肆中其他的红猊成员察觉,立刻就有人报告给锦瑟夫人。

    锦瑟夫人听完,大吃一惊,赶紧命人严加看管李乐嫣,暂时不许再打扰她。

    锦瑟夫人心里在想:难道那个被我抓住的女奴的朋友就是大唐的公主?大唐的太子我无法绑架,大唐的公主如今竟然被我捉到,这真是天大的功劳!不禁兴奋得浑身发抖。

    她转念又一想:不对,大唐的公主岂能轻易被我抓到?万一那名红猊听错了,自己岂不要闹出大笑话?锦瑟夫人思前想后,正没主意,那名进来报信的红猊用手一指那边吊着的李长歌,道:「夫人,您莫非还不敢确定?那个女人如果是大唐公主,那么这女奴一定知道她的身份!咱们拷问拷问她,让她说实话不就行了?」一句话点醒了锦瑟夫人,她点点头,朝长歌走来。

    长歌此时正低着头,身上刚刚那种异样的快感已经渐渐退去,她很为自己刚才在敌人面前的淫荡的表现感到羞耻。

    锦瑟夫人托起长歌的脸,盯着她缓缓问到:「和你一起的那个朋友就是大唐的公主,对吧?」长歌听锦瑟夫人一问,心里一惊,脑袋了飞快地想着:他们还不知道乐嫣的身份,他们既然想知道,那我就一定不能说!她打定主意,摇摇头道:「不是!」锦瑟夫人见长歌迟疑了一下,心想:看来这里面有蹊跷。

    接着问长歌:「小妹妹,你还是说实话吧,她是不是公主?」长歌瞪着锦瑟夫人说:「我说了,她不是公主!」锦瑟夫人恶狠狠地骂道:「呸,不知好歹的女奴,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会说实话!」她转身朝那几个黑衣人喊道:「来呀!帮她换个捆法」锦瑟夫人指使那几个黑衣人先把长歌解开,再把她双手反绑到背后。

    长歌已经被吊得手脚酸软,哪有力气反抗?几下就被那几个黑衣人把双臂拧到背后捆了起来,双脚也被牢牢绑在一起。

    锦瑟夫人又让那些黑衣人用一根绳子紧紧捆住长歌的手腕,再把这根绳子栓在梁上,一点一点拉动绳子,直到长歌双脚已经离地,才将绳子固定住。

    这样长歌就又被吊了起来,由于被反绑,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两只手臂上,一会冷汗就流了下来。

    锦瑟夫人得意地看着长歌,道:「小妹妹,滋味不好受吧?你说了我就把你放下来!」长歌狠狠地朝他啐了口唾沫,把头扭到一旁。

    锦瑟夫人走到长歌面前,用手在长歌赤裸的身体上摸着,突然手指勾着长歌阴蒂上的银环用力扯了几下!长歌痛得大叫一声,眼泪几乎流出来。

    锦瑟夫人却呵呵笑道:「你要还不说,我就把你的阴蒂扯下来!」长歌咬着牙,一声不吭。

    锦瑟夫人想了想,没再扯下去,转身命黑衣人拿来两根细竹棍像用刑的夹棍那样紧紧绑在长歌两个丰满的乳房上下,使长歌的巨乳更加突出。

    长歌觉得自己的巨乳被夹得又痛又涨,十分难受。

    锦瑟夫人过来,一边用手指轻轻揉搓着长歌的两个粉红的小乳头,一边盯着长歌的俏脸,看她的表情。

    长歌双臂被吊得几乎失去感觉,酸痛得要命,乳房又被夹得涨痛,冷汗不停地往下流,更要命的是自己的乳头被锦瑟夫人玩弄着,渐渐地又有一种像刚才被锦瑟夫人用假阳具奸淫时说不出来的感觉传来。

    长歌觉得脸上开始发烧,乳头发涨,难堪得闭上了眼。

    锦瑟夫人见长歌的乳头已经充血变硬,喘息也沉重起来,心里暗想:没想到这个女奴身体这么敏感?她示意一个黑衣人递给自己一根绣花针,看长歌还闭着眼,一下朝她挺起的乳头扎了下去!长歌被针一扎,只觉得一阵锥心的疼痛,立刻大声惨叫起来。

    锦瑟夫人赶紧问道:「快说,她是不是公主?」长歌使劲地摇着头,还是一言不发。

    锦瑟夫人心里暗想:好刚烈的女子!她手拿绣花针,又朝长歌的乳房刺了下去。

    锦瑟夫人每刺一下,长歌就是一阵惨叫,渐渐地,血珠从她白嫩丰满的乳房上渗了出来。

    她不停地扭动着身体,但这样以来,被反吊着的双臂又一阵阵剧痛。

    锦瑟夫人又将针刺向她的乳头,长歌不停地惨叫着,可始终不说一句话。

    锦瑟夫人又低头看向长歌的两腿之间,只见长歌穿了银环的阴蒂膨胀得足有葡萄粒那么大,锦瑟夫人手中的绣花针又刺向长歌的阴蒂,长歌痛得大叫一声,终于又昏了过去。

    锦瑟夫人见长歌如此刚强,有些失望,她让人把夹着长歌乳房的竹棍解下来,自己走到椅子上坐下盘算着接下来该用什么手段来拷问长歌。

    这时一名黑衣人走上前来,道:「夫人,我有一个主意」他在锦瑟夫人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锦瑟夫人点点头,道:「好吧,你去试试吧」那名黑衣人找来两个耳环,他拿着耳环来到昏迷的长歌面前蹲下。

    他仔细观察着长歌的下体,见她的两个细嫩的阴唇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粉红的小肉穴,小穴周围有些红肿,样子既凄惨又诱人。

    他轻轻拉起一片阴唇,将一只耳环穿在上面。

    耳环穿透阴唇的疼痛使长歌从昏迷中一下惊醒过来,她见一个黑衣人蹲在自己身前在摆弄自己的那个地方,不知又要干什么,又羞又急,大骂:「混蛋!禽兽!你要干什么?你快住手!」长歌一边骂,一边拼命扭动身体挣扎着。

    最^新^地^址:^.ORg锦瑟夫人赶紧命其他几个黑衣人抱紧长歌的大腿和腰,使她不能动弹。

    那名黑衣人继续把长歌的另一片阴唇也穿上耳环。

    然后再将两个耳环上系上两根细线,又把长歌阴蒂上的银环也系上一根细线,这三根细线的另一端递到锦瑟夫人手里。

    锦瑟夫人命黑衣人放开长歌。

    长歌的私处竟然被系上三根线拉在锦瑟夫人手里,羞愤得又几乎要昏过去。

    锦瑟夫人得意地拉了一下手里的细线,长歌顿时觉得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自己下体传来。

    再刚烈的女子也受不了这种疼痛,长歌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金星乱冒,身体不停地发抖。

    锦瑟夫人还是笑着问道:「怎么样,小妹妹,这回可以说了吧?」长歌强忍着疼痛,咬着牙骂到:「你无耻!下流!你这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早晚有一天,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我定加倍奉还!」锦瑟夫人不怒,反而笑道:「加倍奉还?好呀!我好期待呀!」说完,锦瑟夫人让人拿过来一桶盐水和一根皮鞭。

    她对长歌道:「小妹妹,你可要想好了,这鞭子抽在你娇嫩的身体上,滋味可不好受。

    你现在赶紧说实话还来得及!」长歌心想:我落到他们手里,早晚都得受他们折磨,我不说无非皮肉多受点苦,不能再害了乐嫣妹妹。

    她下定决心,一言不发。

    锦瑟夫人见长歌是铁了心要硬到底,冷笑一声将手里栓着耳环的三根细线拉直,系在一根柱子上,然后命手下黑衣人抡起皮鞭向长歌雪白的大腿上狠狠抽去。

    顿时,长歌白嫩的大腿上泛起一道血红的鞭痕。

    长歌惨叫一声,身体不禁一颤,这下那根系着她阴唇、绷得直直的细线被带着一拉,又是一阵疼痛从她下体传来,长歌痛得眼泪直流。

    黑衣人把鞭子沾着盐水,一下下向长歌赤裸着的臀部、大腿和乳房抽去。

    长歌因为被吊在半空,双脚离地,所以每一下抽打都使她的身体一阵晃动,带动那三根细线,使她感到加倍的疼痛。

    李长歌想不出声音,但剧烈的疼痛和巨大的屈辱使长歌还是忍不住惨叫起来。

    黑衣人见长歌雪白丰满的肉体在自己的皮鞭下痛苦地扭动,不停地惨叫和呻吟,愈加兴奋。

    他的皮鞭像雨点一样落在长歌的后背、屁股、大腿和乳房上。

    长歌呻吟着,挣扎着,觉得全身从被反吊着的双臂到正在遭受鞭打的双腿都在剧烈的疼痛,渐渐的,她惨叫的声音越来越弱,终于又昏了过去。

    锦瑟夫人看着黑衣人用皮鞭抽打长歌,听着长歌发出的惨叫,也觉得十分舒服。

    他见长歌光滑的后背、丰满的屁股和雪白的大腿上布满纵横交错的鞭痕,心里暗想:这小子末免下手太狠了点,丝毫不懂怜香惜玉。

    过了一会,锦瑟夫人见长歌又昏死过去,而黑衣人还在不停地打,没有停下的意思,心想:不行,这女奴不能这样打死!于是赶紧喊道:「快住手!」锦瑟夫人对手下人道:「今天太晚了,明天我们再审这个女奴」锦瑟夫人让手下先把长歌阴唇上的耳环摘下来,再给她身上的伤口擦了点药,但并没把她解开,依然吊在那儿。

    自己这时也确实觉得很累,回房间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锦瑟夫人刚刚起床洗漱后便来看长歌。

    她看到那边吊着的长歌一动不动,于是走了过去。

    她走到长歌背后,用手摸着她昨天被韩挞卢用鞭子抽打后留下的伤痕,自言自语道:「这个傢伙下手确实太狠」此时长歌其实早已苏醒过来,只是被折磨得浑身疼痛,没力气动弹。

    她见锦瑟夫人在自己身上摸着,厌恶地扭动了一下身体。

    锦瑟夫人见长歌动了,转到她面前,笑着道:「呦,小妹妹,这一夜休息得怎么样啊?」长歌低着头,没理睬他。

    锦瑟夫人见长歌此时还是那么倔强,又来了兴趣,正打算继续凌辱她一番,忽听身后一阵脚步声,回头一看,是一名黑衣人走了进来,顿时满脸不悦。

    进来的黑衣人见锦瑟夫人面有不悦,赶紧解释道:「夫人,王德公公来了,正在客厅等着呢!」锦瑟夫人一听,立刻转怒为喜,道:「快请王公公进来!」没过多时,房门打开,黑衣人领着一人进来。

    那个男大约五十岁上下,一身商人打扮,鬓角霜白,脸盘白净无须,双眼深沉,内蕴岁月洗涤出的沧桑。

    原来这个人就是皇帝李世民身边的宦官王德,他这次到洛阳名义上是陪同侍候太子李承干,但暗地里却偷偷传递消息给锦瑟夫人,意图绑架太子。

    锦瑟夫人请王德落座,然后寒暄道:「王公公远道而来辛苦了!不知这次又带来什么消息了?」王德道:「夫人,杂家这次来主要是报告夫人,太子整日躲在紫薇宫所作乐,不肯出宫,我们之前安排的的绑架计画要延宕了,杂家会再找机会引诱他出宫,还请夫人再耐心等待些日」锦瑟夫人听完,并不介意,道:「王公公不必着急,事缓则圆,我们慢慢图之」王德道:「为复兴大隋,王某愿肝脑涂地……」王德正说着,忽然见那边吊着一个女人,正怒目圆睁,盯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李长歌本来低着头,忽听有人

    说话,声音很是耳熟。

    抬头看来,见是王德,又想起之前在长安游街时如何对待自己,顿时怒火中烧,杏眼圆睁,盯着王德骂道:「王德,你这狗贼!我大唐哪里亏待了你?你竟干出这种吃里扒外、颠复大唐的事来!」

    王德冷不丁被长歌这一骂,顿时面红耳赤,张口结舌。

    锦瑟夫人见此,赶紧道:「王公公不要慌张,她只是一个被我抓回的女奴,王公公可认得她?」

    王德听锦瑟夫人一说,才放下心来。

    他仔细向长歌望去:见她被赤身裸体的吊着,身上伤痕累累,俊俏的小脸被气得通红,丰满的胸膛也一起一伏。

    王德终于认出是李长歌!

    王德哈哈大笑,走到长歌面前,道:「李长歌!你还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永宁郡主吗?你今天又落到这种地步了还敢如此放肆!」

    长歌狠狠地瞪着王德,怒骂道:「呸!你这个叛贼!猪狗不如的东西!早晚都得被千刀万剐!」

    锦瑟夫人一听,原来这个女子就是大唐的永宁郡主!心里都是又惊又喜。

    锦瑟夫人赶紧对王德道:「王公公,你不要和这贱人一般见识,你且先坐下,消消气!」

    锦瑟夫人想:原来李长歌的李是李唐的李,既然她是大唐的永宁郡主,那她的朋友很有可能就真的是大唐公主,她如果是公主,王德就一定能认得!锦瑟夫人转身对一名手下道:「你去把另外那个女人带来!」

    不大一会,那人带着另外两个黑衣人,将疲惫虚弱、赤身裸体的李乐嫣五花大绑着推进了房间。

    王德突然见乐嫣被押进来,大吃一惊,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指着乐嫣,望着锦瑟夫人道:「这、这……」

    锦瑟夫人见此,顿时心里全明白了,一阵浪笑,道:「怎么?王公公难道不认得你大唐的公主吗?」

    王德此刻已是一头雾水,张口结舌,道:「永安公主……这、她、这是怎么回事?」

    一名黑衣人在一旁答道:「她和那女奴在茶肆里会面,一起被我们捉住了」

    锦瑟夫人大笑着朝乐嫣走来,道:「永安公主,失敬了!这两天招待不周,还请公主多多包涵,哈哈哈哈」

    乐嫣见自己身份已被识破,抬起苍白的俏脸问道:「既然知道我是公主,那你们要怎样对待我?是要杀了我吗?」

    锦瑟夫人走到乐嫣跟前,用手拍拍乐嫣赤裸的胸膛,奸笑着说:「公主,你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我哪能就真的把你杀了呢?」

    李乐嫣这才又想到自己还光着身子,想起这两天受到的凌辱,不禁又羞得低下头,满脸涨红。

    王德这时才定下心,看着乐嫣一丝不挂的美妙的身体,乐嫣的乳房、屁股和大腿上还留着被男人摧残过的痕迹,暗想:平时这永安公主高高在上,何等威风,没想到今天能在这种情况下见到她。

    想必这两天她已经被这些男人肏过。

    今天我一定得想个办法,好好教训她和长歌那个小贱人!

    他打定主意,也走到乐嫣跟前,淫笑着说:「公主殿下,这两天在这过得可好?有没有很辛苦呢?」

    李乐嫣抬头见是王德,道:「王德,你怎么会在这里?原来你和叛贼是一伙的,你是来给叛贼通风报信的吧!你身受皇恩,不思报效,反而勾结叛逆,你的良心哪里去了?!」

    王德丝毫不生气,笑嘻嘻地说:「我不是来通风报信的,我是专程来看望公主殿下的」他说完,对锦瑟夫人道:「夫人,这才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公主来咱这儿一趟不容易,我看公主和郡主气色都不错,夫人能否赏杂家看一出好戏呢?」

    锦瑟夫人点点头,道:「好吧,那就请王公公看我如何好好招待公主和郡主了!」发布地址:收藏不迷路!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新地址:m.ltxsba.pw m.ltxsba.fu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