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长歌行同人SM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长歌行同人SM版(04-3)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2022年9月21日第三章·姐妹阋牆锦瑟夫人命人拿来一对大耳环,当作乳环穿戴在乐嫣的乳头上,好在乐嫣的乳头上还有穿刺过的洞孔,不用临时穿孔了,乐嫣想不到自己逃离龙岛后剧还会再次穿戴乳环,她的两行泪水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就好似梨花梨花带雨般楚楚可伶。

    锦瑟夫人又命人将李长歌放下来,让她和乐嫣站立在一起,长歌的双手还被反绑在背后,无力地喘息着,锦瑟夫人看着她们两个,在心里暗暗将二女做比较:虽然她们两个此时都满是憔悴之色,但仍然是两个性感美豔的绝色美女。

    但见李乐嫣亭亭玉立,李长歌婀娜多姿;李乐嫣清秀淡雅,李长歌妖娆妩媚。

    李长歌的乳房比起李乐嫣还要丰满许多,臀部也比较肥大但不下垂,小腹平坦且两侧浮现出了马甲线。

    李长歌全身透出一股野性的美丽。

    比起身材李长歌略胜一筹,这也是拜长歌从小习武所赐。

    「咔嚓」「咔嚓」两把精美的鸳鸯小锁将长歌的乳环和乐嫣刚刚穿戴的乳环锁在一起。

    一个圆形的木桩被横着吊起来,远远看去就好像一个很长的秋千一样。

    「夫人,放了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乐嫣凤目含春的哀求着,但是与她双乳相连的长歌却知道乐嫣兴奋得发硬的乳头已经顶在了自己粉红敏感的乳晕上。

    几个黑衣人将长歌和乐嫣的玉体抬起,不理会她们的哀求和抗议,将双乳乳头因为鸳鸯锁相连的她们抬到了那个好像秋千的被吊起的木桩上。

    「不,不要,饶了我吧」长歌终于看清了那木桩上还有两根好像树枝一样狰狞的假阳具立在那里,她扭动着娇躯彷佛要做最后的抗争一样的哀求着。

    「哈哈哈,李长歌,你刚才不是硬气的很吗?还敢一直对我叫嚣,现在害怕了?」锦瑟夫人一边笑道一边用手指挑逗着长歌的阴蒂,直到有淫水流出才「咕叽」一声才命人将长歌的玉体放在木桩粗大的淫具上。

    另一端的乐嫣也被如法炮制的插进了木桩上另一个假肉棒上。

    长歌和乐嫣的双臂都被紧紧的绑在身后,两女的大腿也被皮带固定在木桩上,只能上身倾斜,下身肉穴里插着假阳具根本无法动弹。

    锦瑟夫人用食指沾了些长歌的淫水放到口中品尝,然后又沾了乐嫣的淫水品尝,乐嫣的淫水酸中带甜,这个环节是李乐嫣胜出。

    「哎呦,好痛,你往这边点」「啊~,别动!乳头要扯掉啦,嗯~」因为木桩是被吊着的,而且木桩上的两个假阳具被设计得间距较远,于是两个肉穴里插着阳具的女人只能在不停摇晃的木桩上忍受着坚硬肉棒在肉穴里不停的搅动,还有双乳被拉扯得微微变形的痛苦。

    多亏两女的乳房丰满否则的话会更加痛楚。

    长歌难受的扭动着身子,她的乳头因为之前植入了乳藤,可以经受大力的拉扯,可乐嫣的乳头不能,这样会将她的乳头拉豁的。

    乐嫣也在担心自己的乳头,恐惧地看着对面娇喘连连的长歌那面带桃花的俏脸。

    可偏偏这时锦瑟夫人又命人将木桩像秋千一样荡起来,木桩上不知被涂了多少油,双腿根本无法在那滑熘的圆弧上用上多少力气,那粗大的肉棒已经深深的插入了长歌的肉穴里,肉穴的两片嫩肉被狠狠的压扁在双腿之间。

    最可恶的是那假肉棒被设计得粗中有细,一根牙籤般的枝杈紧紧的顶着长歌敏感的阴蒂,每一次和乐嫣乳链的拉扯而倾斜美妙赤裸的上身时就会刺激到那女人最敏感的肉粒……「都扭起来啊,看着你们这两个小淫妇打秋千荡悠悠也是一件美事」王德坐在一旁的木椅上,倒了一杯黑衣人呈上来女儿红,自斟自饮的说道。

    「啪啪~」几下短鞭的抽打打破了长歌和乐嫣在木桩上微妙的平衡,在皮鞭抽打下赤裸的娇躯痛苦的扭动带来了木桩剧烈的摇晃,两个女人同时呻吟起来,那插在肉穴里的粗大假肉棒不停地搅动着。

    「停下来,乐嫣,不要扭啦。

    痛~啊!」长歌因为乐嫣被鞭打时扭动身体导致她肉穴里的肉棒搅动而哀吟道。

    「长歌,你也不要扭了,乳头要被你抻掉啦,哇~」当黑衣人鞭打长歌时,乐嫣也吃痛的抗议的喊叫着。

    几下的皮鞭抽打白皙滑腻的肌肤后两女再不能在木桩上合作下去,一个扭动身体另一个就更加拼命的扭动,好像给对方施加痛苦是缓解自己痛苦的最好方法。

    锦瑟夫人则在旁边一边嘲笑一边叫好。

    在一阵的折腾后,两女都气喘吁吁的无力坐在让自己发狂的木桩上,肉穴和乳头都微微红肿起来。

    锦瑟夫人也有意无意的让两个光屁股的宠物休息一会好继续折磨她们。

    最^新^地^址:^.ORg「长歌,帮帮我,我的乳头痛死了~」乐嫣娇喘连连对着长歌说道。

    长歌那媚眼如丝的表情在听完乐嫣的话后突然一变,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紧紧盯着乐嫣。

    乐嫣不知道长歌想要做什么,这时只见长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赤裸的娇躯微一用力。

    「呀~」乐嫣一声呼叫,在乳链的牵引下乐嫣曼妙的上身向前倾斜,她轻轻呼叫着,但是柔软的檀口一下被长歌的嘴巴封上了。

    「夫人,您看,那两个女人在亲嘴呢」一个黑衣人讨好的对锦瑟夫人说道。

    「看来她们被插得动情了,一会还会浪叫呢。

    你们在多摇摇那个物件」锦瑟夫人戏耍般的说道。

    两个女人就这样不停地在摇晃的木马上亲吻着,原来长歌是想到这个方法,让两个人的嘴连接在一起,避免乳头被大力地拉扯。

    她们的双乳上的乳环被一对漂亮凋刻着鸳鸯的锁头相连着,随着木马的来回荡漾两个女人光熘熘的小屁股也跟着时而翘起时而紧绷,肉穴里的假肉棒胡乱的搅动着发出「咕叽咕叽」的流水声,那粗糙的木制麻面不停地研磨着两女细腻的肉粒,长歌一双白皙美丽的大腿在木桩上来回荡漾着,那木桩上的滑油顺着她那白洁的大腿混合着白沫淫水滴滴答答滴落下来。

    乐嫣感到自己快要窒息了,本来那肉穴因为搅动的痛楚就让自己难受得要发疯,乳头上的拉扯更是雪上加霜,最重要的是檀口被另外一个女人柔软的嘴巴封住,导致呼吸不畅,喊也喊不出气也喘不过来。

    乐嫣赤裸的白皙身体在木桩上渐渐香汗淋漓。

    乐嫣挣扎似的甩了甩头,但是还是无法摆脱长歌的檀口,嘴中两条香舌不停地缠绕着。

    开始时乐嫣接受不了长歌的舌吻,但是渐渐她感觉到一种怪的甜味,一股暖流顺着长歌的香舌传入乐嫣赤裸的娇躯里。

    乐嫣终于明白了长歌的用意,这么做虽然羞耻,但的确大大缓解了对乳头的拉扯。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黑衣人一直荡起木桩,可二女的嘴还是紧紧连接在一起,两条香舌缠绕在一起,她们极力忍耐着肉穴传来的刺激感。

    王德看着彷佛自言自语道:「这两姐妹的感情还真好呢」锦瑟夫人听了,眼珠转了几圈后竟然笑道:「王公公,等一下让你看她们表演一出『姐妹阋牆』的好戏」锦瑟夫人命人将这一丝不挂的姐妹两人从木桩上放下来,并松开绑绳,此时的长歌和乐嫣就像两只小鸡一样软弱无力,这时候一个黑衣人牵着一只半人高的大黑狗走进来,大黑狗张着大口吐着猩红的舌头,呼哧呼哧的喘着气。

    乐嫣一见吓得惨叫一声,双腿一软就跪在了地上,一股尿液混着淫水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原来乐嫣自小就最怕狗,现在猛然面前出现这样一只大黑狗,吓得她几乎昏过去。

    锦瑟夫人笑道:「哎哟哟,我们的公主吓得尿裤子了,不对呀,公主没穿裤子,哈哈~」众人也跟着一起大笑。

    两个黑衣人在长歌背后一压她的肩膀,长歌也跪下了,锦瑟夫人看着二女温和的说道:「今日是本夫人心情大好,我便给你们姐妹二人一个机会。

    在一会的比赛中谁若是胜出,我便放过她。

    若是输了,便要被大黑肏屄」原来那只大黑狗就叫大黑。

    「你们两个贱女人,这就是你们的工具,互相插到对方的小屄里,一会谁先泄身谁便是输了」最^新^地^址:^.ORg一个黑衣人替锦瑟夫人说道,然后丢给跪着的长歌和乐嫣两个粗糙木头做成的短棒,长歌一看那就是两个木头假阳具后面戴着个圆柄罢了。

    「我好歹也是皇大唐公主,你不能如此羞辱我们」李乐嫣惊恐说道。

    「我们是堂姐妹,你如此对我们有悖逆人伦!」李长歌刚要起身,又被身后的几只大手按住,不满地说道。

    「你们就不要谈什么人伦了。

    儘快表演泄身给我们看,若是放弃便都要被大黑肏!」锦瑟夫人娇喝道,那个牵着大黑狗的黑衣人故意又走前一步。

    李乐嫣惊恐地看着大黑狗,然后噘起赤裸的美臀捡起了丢在地上的木头阳具,然后有些无奈的看着对面的长歌,颤抖道:「长歌,帮…帮帮我吧……我不要被狗肏……」「今日之仇,我一定会报的!」李长歌也捡起了地上的木头阳具然后悲戚的说道。

    「哈哈哈!你放心,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好好配合你。

    现在你姐妹二人快开始表演!」锦瑟夫人眨着美眸诡异的一笑然后说道。

    长歌一脸怜惜的看着乐嫣,然后眼中泪水流下的说道:「乐嫣,我知道你从小就怕狗,可是我也不愿意被狗肏」乐嫣见长歌凄美的样子也哭了起来说道:「长歌,帮帮我吧」一边说一边慢慢地向长歌身边走去。

    突然乐嫣首先向长歌扑过去,两女身上都在刚才的树桩上蹭满了滑熘熘的油,便是赤足踩在理石地板上都可能会滑到。

    乐嫣刚扑到长歌身边,长歌下意识地娇躯轻轻一闪,然后美腿长长一伸。

    用力过猛的乐嫣一下绊在长歌的赤足

    上,站立不稳便摔倒在了长歌的面前。

    「长歌,你便再帮帮我吧!」

    乐嫣倒在地上哀求着,她以前每次如此哀求作为姐姐的李长歌都会痛惜她。

    可是这次等待她的却是一根木头阳具插入了她的肉穴一直顶在子宫上,然后赤裸的长歌骑在她纤细的腰上,拼命抽插着假阳具。

    「不要啊!」

    乐嫣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那木头阳具上也沾满了润滑油脂,根本不用乐嫣分泌淫水便顺滑的插入了她的肉穴深处,并且快速的抽插起来。

    乐嫣几次想起身都被姐姐长歌的娇躯压住,只能拼命的扭动腰肢、蹬腿,然后用纤手抓捏姐姐的裸背,希望她可以吃痛放开自己。

    可是长歌肌肤上已经都是油,无论乐嫣怎么抓都无法破开肌肤,只能在长歌的裸背上划几道红痕。

    「啊,饶了我吧。

    我不想变狗肏啊~」

    乐嫣娇呼道,更加拼命的扭动腰肢,以至于长歌插入她肉穴的木头肉棒都滑出肉穴几次,不过长歌快速地又将木头阳具再次插入乐嫣的肉穴中去,更加用力地快速抽插着。

    「你也去插她!」

    「啪!」

    锦瑟夫人感觉到二女出现一边倒的情况,面对会武艺的长歌,乐嫣几乎已经无力反抗,便命黑衣人给了占上风的长歌的美臀上一鞭子,打得长歌一声浪叫,骑在妹妹身上的娇躯也松懈了下来。

    乐嫣趁机一鼓劲,将长歌掀翻在地,于是两女以「69」

    形,互相将木头阳具插入对方的肉穴里,开始拼命的抽插起来。

    锦瑟夫人看到长歌和乐嫣这样淫荡的倒在地上互相拿着抽插,姣美的的俏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然后接过手下黑衣人递过的一杯美酒。

    此时只听屋中传来「啊,哦!」

    「嗯,啊~」

    两女浪叫声混合成了一片。

    「夫人,这一出『姐妹阋牆』真的好精彩,夫人觉得她俩谁最后会胜出呢?」

    王德一边饮酒,一边欣赏着二女疯狂的表演说道。

    「若是单论武艺,肯定是李长歌胜出!不过,现在看应该是五五开的局面」

    锦瑟夫人也是饮着酒说道。

    长歌郡主和乐嫣公主这两位身世显赫的妙龄女子此时好像器皿中的互斗蛐蛐一样,全身一丝不挂互相用木头阳具抽插对方肉穴被人观赏,同为女子的锦瑟夫人却毫无怜惜之色。

    此时两女也渐渐分出胜负。

    长歌和乐嫣两女互相趴在对方娇躯上,拿着木头肉棒用力的互相抽插着,两朵泛红肉穴已经渐渐流出淫水,彷佛都在等待着那最后的一击。

    「啊~,哦!」

    长歌突然大声浪叫起来,原来是乐嫣竟然将头伸入长歌的两腿间,贝齿轻轻咬住长歌的阴蒂肉粒,齿内的香舌也犹如小刷子般的不停舔着那膨胀的肉粒,而乐嫣手中的木头阳具也是几次全力的插入。

    这长歌哪里受得了,要知道她在长安的教坊司受刑时,她的阴蒂包皮已被切除,敏感度增加了十几倍。

    只见长歌蜷曲娇躯,挺起美臀,淫水喷出,显然是泄了身子。

    「看来是我们的公主胜出了,来人呀,伺候永宁郡主」

    锦瑟夫人招呼着牵狗的黑衣人。

    这时几个黑衣人将长歌拉过来,又摆成母狗的姿势,长歌顿知不妙,拼命挣扎,赤裸的娇躯不停地扭动。

    眼看长歌不肯乖乖就范,锦瑟夫人命人拿来淫药给长歌灌下。

    锦瑟夫人浪笑道:「郡主,给你喝的是极乐销魂散,你放心,这药不会伤人性命,只要多被肏几次,自然就会失效」

    喝下极乐销魂散的长歌,不多时就感到浑身发热,四肢无力,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锦瑟夫人见此情景,知道差不多了,使了个眼色,立刻有人扶住长歌的娇躯,长歌只觉得两只狗爪抓住她的肩膀,脑后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有人将狗屌塞进长歌的湿润的小穴。

    大黑狗显然觉得很舒服,立即抽插起来。

    此时的长歌体内的淫毒便与内心的渴望融为一体,根本无法忍耐这种淫欲。

    这时狗爪抓进她肩膀的肉里,她也丝毫不觉得痛,下身还在被巨大的肉棒猛插!「啊~~啊~~」

    长歌不由得发出一阵阵地浪叫。

    乐嫣一直胆战心惊地看着长歌,一边用赤裸的玉臂将脸颊上黏煳煳的淫水擦去,然后挺起双乳跪着哀求道:「夫人,现在可以放了我吗?」

    乐嫣此刻对长歌心怀愧疚,想赶紧脱身后找人回来解救长歌。

    锦瑟夫人不怀好意地笑道:「不错,我是说过胜出的人,我会放过她,可是我手下的弟兄们为你们姐妹两个忙了这大半天,是不是应该『犒劳』一下他们呀?」

    话音末落,立即引起了那些男人的热烈欢呼。

    在场的这些男人,除了王德,看过长歌姐妹两个的表演,每个男人胯下的玩意早就硬如铁棒了,还没等乐嫣反应过来,几个男人一拥而上,将一丝不挂的乐嫣抬了起来,还有几只大手在乐嫣赤裸雪白的酮体上上下其手,大揩油水,乐嫣就这样被他们抬着走向隔壁的房间,「不要啊,停啊,啊~」

    乐嫣

    的哀嚎声与长歌的浪叫声相互呼应着,姐妹两人的声音彷佛一同在叫春合唱……发布地址:收藏不迷路!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网站无法打开请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 ltxsba@g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最新地址:m.ltxsba.pw m.ltxsba.fun